所在位置:主页 > 廉政广角 > 清风文苑 >
但敏:老鲍的前半生
来源:赤壁市纪委监委网站    时间:2019-09-06 17:33  
      见面就知道,这是一个生命里镌满风霜的角色,岁月在他的脸上,刻下了深深浅浅的皱纹。税务的年轮,书写着他的品格,也默默地书写着一本春华秋实的书卷。

      鲍俊和的前半生,一直在与税收打交道。从1978年任荆泉财税所会计起,鲍俊和从税达38年。困难与坚守,成绩与荣誉,他的经历令人唏嘘不已,更让人肃然起敬。
 
1

      30多平米的老房子,没有一件值钱家具,爱人打零工贴补家用。38年来,他安于物质上的贫穷,却坚守着税官的精神底线。

      在很多人眼里,税务部门是一个强势部门,税收征管是一个“油水”职业。当你走进退休税干鲍俊和家里,这些观念被彻底颠覆。

      这是一幢位于老蒲纺的红砖平房,上世纪80年代初建,6个一室一厅小套,每套32平米,共用一个厕所。鲍俊和家就在其中一个小套里。

      屋里没有一件值钱的物品。家具电器都是“80后”。沙发是1985年结婚时订做的,书柜衣柜是1987年添置的,冰箱、洗衣机、电视机是1988年买的。

      唯一的“00后”是一台台式电脑,那是十年前老鲍学打字和电算时,花1000多块钱买的二手电脑。

      房子是老鲍第二个单位——荆泉税务所分的福利房,当时还住着5个同事。后来随着工作的变迁,他们纷纷搬走。唯独他一住就是30多年。别人问为什么不搬,他有两原因:一是工作方便,二是没钱。

      说方便,是因为老鲍的工作时间大多在荆泉,呆在“山上”的老蒲纺,很少在“山下”的市区上班。

      说没钱,是因为爱人田农菊所在蒲纺改制下岗,收入减少,加之弟弟没工作却生了两个小孩,老母亲要他认养一个女儿,家里负担增加。

      曾连续9年当选全省纺织系统劳动模范的田农菊却说出第三个原因:老鲍太倔。

      她下岗那几年,许多姐妹通过找关系重新上岗了,他却死活不愿求人,她只得四处做零工,儿子大学毕业也南下打工。不仅如此,她在大升印染打工时,老鲍跑到公司查税,85万元税款和1.5万元的滞纳金一分不少地补缴入库。她只得到一家小宾馆做清洁工。

      前些年,做房地产的亲戚请他帮忙做帐,专职兼职都行,报酬高出地税工资3倍。老鲍却一口拒绝了,怕亲戚偷税漏税,损害他一辈子的名声。
 
2

      从财税所、税务所到地税所,乃至后来的分局,对他而言,变的是工作单位和任务,不变的是工作责任和担当。

      从税38年,老鲍见证着国家财税体制改革和地方经济发展的历程。

      1984年起,税收与财政分家。他所在的荆泉财税所改名为税务所,当了6年会计的好继续干本职,还兼集贸市场的专管员,被评为省财税系统先进个人、市双文明建设先进个人。

      1994年起,地税与国税分家。他所在的荆泉税务所改名为地税所,他任副所长兼会计,负责个体户和农村的税收。

      1997年,纺织城萎缩,税源减少,荆泉地税所并入蒲纺分局,他任征管股股长。当年,分局清退临时工,他一人干4人的工作,一年经手的定额发票就达2000多本。

      2004年,由于蒲纺改制,蒲纺分局撤销,他调入城区分局(后更名为第二分局),负责商贸系统税收征管和督查工作。经历了7年的城里生活后,随着蒲纺工业园中小企业的投产,2011年,老鲍再次上山,负责荆泉一带的税收征管。

      数十年如一日。老鲍开出的票证有1万多本,没有一张出现差错;经手的税款2000多万元,没有少收一块钱;得罪的亲戚朋友一大串……这些,他都不以为然,认为是份内之事、责任所在。
 
3

      210平方公里的区域,50多家小微企业,每月步行400多公里。他用脚丈量着这片土地的三维,用心计算着山水旮旯的收成。

      在赤壁市区地图上,陆水湖(荆泉)办事处偏处一隅,却拥山抱水,版土面积广阔。10余平方公里的蒲纺工业园就座落在这里。

      2011年起,老鲍与一名同事负责这片区域的税收征管。说是工业园,实际上是一些小企业租用原来的厂房搞经营,当时,纳税企业只有20多家,税收总额不到100万元。他们先是挨家挨户上门,把园区每个角落跑了几遍,结果发现,有些企业存在漏税现象。

      华瑞铜业成立于2008年,由于缺乏流动资金,一直没有投产。老鲍上门了解情况后,认为企业应该缴纳城镇土地使用税和房产税。几次上门进行纳税辅导和服务,老板才懂得“没投产也要缴税”的道理,16.2万元的税款补缴入库。

      几个月后,老鲍又发现了猫腻:园区之外的山旮旯也有企业在生产经营,在逃税漏税。离城区20多里的双泉村有一家桶装水厂,投产一年多时间。老鲍上门一核查,虽然市场没打开,经营额不大,每个月也应缴税130元。为了这笔税款,他跑了3回,前后走了100多里路。

      后来,分局决定整个陆水湖的小微企业都由他们征收。老鲍的征管辖区一下子由10多平方公里拓展到210平方公里。

      为了每月收取这些税款,老鲍每天坐40分钟的公交到工业园区,然后一家企业一家企业地上门纳税服务。由于这一带山多水多,骑车不安全,他多数时候靠步行,每天至少要走20多公里,一个月下来就是500多公里,一年下来就是6000多公里,寒来暑去,风雨无阻。

      天道酬勤。3年来,老鲍查出了应税企业20多户,辖区的纳税户增加到50多户,一年税额突破300万元。

      每一个纳税企业经营状况、每月该缴多少税款,老鲍都了然于心;每增加一户纳税户,每新收一笔税款,他都感到无比喜悦。在税收战线摸爬滚打多年的他,像刚入职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激情,追逐梦想。(赤壁市税务局)
Copyright @ 2014-2016  鄂ICP备13000483号-1
版权所有:中共赤壁市纪律检查委员会  赤壁市监察委员会
电话:0715-5357577  邮编:437300
技术支持:赤壁网   你是第位访问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