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主页 > 廉政广角 > 清风文苑 >
田红梅:不近人情的父亲
来源:赤壁市纪委监委网站    时间:2019-09-06 17:29  
      父亲五十多岁就因病去世了,我们兄弟姐妹也都差不多到了当年父亲离开我们时的年岁。虽然都差不多知天命了,但是我们一刻也没有忘记过父亲。每次家人团聚,大家讲得最多的是父亲的故事。父亲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,但他的每个故事,都是对我们晚辈深深的教诲,都值得我们一代代讲下去。

      父亲的为人处世,深得大家竖起大拇哥,但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,对我们的管教严厉得有些不近人情。我是在父亲身边生活时间最长,受父亲管制最多,中父亲毒最深的一个。

      父亲最大的爱好,就是读书看报听广播。父亲幼年失去双亲,早早尝遍人间疾苦。勤奋好学的父亲只读过几天私塾,却满腹经纶。因为他是吃野菜糠巴长大的,所以经常告诫我们,要珍惜眼前的日子,教育我们要好好读书。闲暇时,经常给我们讲古代人的励志故事,什么“凿壁借光”、“悬梁刺股”、“囊萤映雪”等等。教育我们时引经据典,头头是道。

      父亲对我们的品德教育极为严格。记得还是我读小学的时候,父亲是公社的书记,家里很穷,妈妈养了两只小鸡,说等它长大了生蛋我们吃,于是为了实现“蛋的梦想”,我天天全心全意服侍它们。有天放学路上,有个农民拉着一板车刚收割的稻谷,沿路掉下来一些,我就跟在后面捡,快到家时已经捡了一大把,心想,小鸡可以饱餐一顿了。我满脑子都是鸡蛋,兴冲冲的一路小跑。突然一声大吼:“手里拿的什么?”来自父亲的惊雷,吓得我手里的谷子掉了一地。“是谷子。是我捡的,不是偷的。”我胆怯的告诉父亲,我怕他误会我是小偷。“捡的也不行,送到仓库去。”父亲板着脸说。我哭着送走了这把稻谷,可怜兮兮的回家,三天没理父亲。后来,为了缓和僵局,父亲给我讲了什么是“路不拾遗”,什么是“君子爱财取之有道”。——好吧,虽然不是太懂,反正你是父亲,父亲都是对的。

      父亲也不全是对的。小时候吃饭经常掉饭粒、剩碗底,父亲就命令我们捡起来吃干净。说,一粥一饭,当思来之不易;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维艰 。一滴汗水一粒米。当我们把这些说教当成耳边风时,他会用手里的筷子敲我们的头。头上起了包,哭得更吃不下饭了,有一天外婆终于发话了,“伸手不打吃饭人,你这样的教育方法有问题。”从此,父亲再也没打过我,我也没有再落饭粒、剩碗底,良好的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。父亲说,谁说的对,我们就听谁的。知错能改真君子。

      父亲离世二十多年了,但他的品德修为,一辈子都影响着我们,成为我们做事做人的行为准则。我最佩服的是父亲的清正廉洁。有件小事我至今记忆犹新。七十年代初,父母微薄的薪水难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,到月底就捉襟见肘,外婆经常煮盐水泡白饭给我们吃。某天,有个渔民提着一篮子小鱼怯怯地进了我家,求父亲解决问题。父亲很和善地问清了情况,帮他解决了问题,那篮子鱼却被父亲拒收了。在缺衣少食的年代,鱼可是世间美味。而且当时是计划经济,不许自由贩卖。我听说,有些渔民把不爱吃的鱼都喂猪了。我跟父亲说,“我喜欢吃鱼,为什么不把鱼留下?”父亲说,那是别人家的,古训有“不受嗟来之食”,党的纪律有“不拿群众一针一线”。还有,就是人的基本尊严,拿人家的手软,吃人家的嘴软。人不欠人一般高。

      父亲一辈子勤俭节约、体恤弱小。改革开放后,很多公社都买了吉普车,只有父亲没买,他说,农民都在面朝黄土背朝天,我坐车去检查工作,那与过去的县太爷有什么两样?农忙时,照样被着晨露出门,沐着月光回家,饿了渴了,在农民家随便吃口粗茶淡饭,水缸里舀瓢水喝,走时给几毛钱和几两粮票。父亲的一双脚印深深的印遍了整个公社的每个角落。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,是父亲一贯的形象。

      后来,父亲调进城任财办主任,掌握了县里的财经和物资大权,父亲的一张批条可以让人一夜致富。每天亲戚朋友上门送礼,求批条、求工作的络绎不绝、车水马龙。父亲不但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,还批评人家,特别是家里的亲戚,有的甚至撕破了脸,他们说父亲太不近人情了,自此再也不与我们来往。面对改革开放带来的冲击,父亲泰然自若,保持一颗平常心。父亲经常召集全家开家庭会,告诫我们要听党的话,跟党走。不求大富大贵,只要平平安安。“医院没有病人,牢房没有犯人”是他对我们的最低要求。八十年代末,有些人赚钱了,开始建私房了。大哥也买了一块土地,回家告诉父亲,准备做房子。父亲一句“市里有规定,干部子女不许建私房。”硬是逼着大哥退掉了那块土地。

      因父亲长期在艰苦环境下工作,给身体造成严重伤害,积劳成疾,还来不及享受改革红利,就在职位上去世了。临终时在病榻上对我们说,他一辈子无愧于党,无愧于人民。但在工作上得罪了一些人,要我们兄弟姐妹团结一心,身正不怕影子斜,要正直善良,低调做人。

      父亲没有给我们留下分毫积蓄,只留下几百元财务欠条,由母亲变卖吊唁品偿还。但父亲给我们传承下来的精神财富,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。父亲是一个普通共产党员,没有什么丰功伟绩,但他对党的忠诚,对工作的忠于职守,对家庭的责任担当,是我们一辈子的楷模。

      去年10月,新华社记者一行几人为改革开放四十年做基层调查,来我家收集父亲以前的资料,让我知道了,怀念父亲的不仅仅只有我们的家人,还有更多的了解他的人。但我知道,他们记住的不是父亲这个人,而是人身上的正直善良、大公无私、刚正不阿的品行,任何人,只要具有这些高尚的品德,都会流芳千古。(赤壁市税务局)
Copyright @ 2014-2016  鄂ICP备13000483号-1
版权所有:中共赤壁市纪律检查委员会  赤壁市监察委员会
电话:0715-5357577  邮编:437300
技术支持:赤壁网   你是第位访问者